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巨屌帮与陈老师
巨屌帮与陈老师

巨屌帮与陈老师

雨夜,齐市学院附近,一个大杂院中的一个屋子里,昏暗摇曳的灯光,依稀可以看见正对门的墙上有个匾额,上面几个大字“巨屌帮”,匾额下破旧的沙发前几个上身穿着套装的,下身光着,屁眼里夹着肛塞狗尾的漂亮女人,正跪着给几个猥琐的男人舔脚,一边舔脚一边被猥琐男人的黑鸡巴敲打着头。

  这几个猥琐的男人就是巨屌派的五大帮首狗子,大牛,勾驴,雕毛,歪子。这个帮派成立了2年了,已经在齐市帮派中小有名气,但是很多人都不清楚为什么这五个打架很弱,开始也没什么钱的街边混混能出名,也不知道这个帮的总坛在这个破旧的大杂院。

  而跪着给狗子他们舔脚的美女都是齐市学院的老师,随着她们舔脚的动作,戴在她们脖子上的狗链不停的晃动,狗链被昏暗的灯光照射,发出妖异的光。

  这个帮的第一个女成员陈艳萍是两年前加入的,那时还没有建帮,只是狗子,大牛,勾驴,雕毛,歪子这几个小流氓想玩良家时,在征婚网站上用一个帅哥头像找的。

  狗子,大牛,勾驴,雕毛,歪子这几个小流氓现在才十七、八岁,但是他们已经是操女人的老手了。他们从十三、四岁就在街头混,有点钱就去发廊嫖妓,在妓女的身上练出了能把妓女干到高潮的本领,能把妓女插到高潮,那一般的女人也就不在话下了。

  陈艳萍这个高校美女教师平常眼高于顶,对周围的追求者都不屑一顾。满意为在征婚网站上找到了心仪的男朋友,结果去赴约的时候被干服了。

  陈艳萍在赴约前也和这些小混混在网上聊了一段时间,小混混风趣和不时的说点段子都是陈艳萍以前没有遇到的,陈艳萍周围的人都把这个美女当女神,谁也没有对她说过黄段子。

  而且约的地方就在学院附近,那个周五的晚上,陈艳萍去赴约时看见几个猥琐男,气的掉头就走,但是被几个混混捂上乙醚带到了出租屋里。

  陈艳萍醒的时候发现已经被扒光了衣服,嘴里被骚臭的内裤堵住了,但是没被干。就连忙找衣服,哪里能找到衣服啊,几个混混看见陈艳萍醒了,就上去摸屄揉奶,一会就找到了陈艳萍的敏感点——奶头、阴唇和耳朵。

  狗子用大鸡巴摩擦起陈艳萍的奶子,并抓住双乳搓揉起来,不知不觉陈艳萍的奶头已经翘立起来,然后被狗子用拇指不断的拨弄;大牛趴下身子,抱住陈艳萍白嫩的双腿,将头贴上屄口,大牛咽了一口口水,单手拨开两片阴唇,伸出舌头插了进去,大牛的舌头在陈艳萍的屄里搅动,屄水已经流出来了。歪子坐在陈艳萍的脸上,用鸡巴在陈艳萍的脸上磨蹭。

  “骚屄流水了,你们看都这么湿了!”大牛一边舔着陈艳萍的屄,一边说。

  陈艳萍被弄的开始扭动屁股。

  看到陈艳萍已经骚起来了,几个混混开始分工玩了,狗子把陈艳萍的两腿扛在肩膀上,用鸡巴抵在屄口,“骚老师,嘿嘿,我插了喔”说完一用力,龟头撑开两片阴唇,大鸡巴整根插进陈艳萍湿润紧密的屄里,直插到底。插的陈艳萍腰身扭动起来。

  雕毛挺着早已坚硬的鸡巴,抓着陈艳萍的长发,让陈艳萍上身立起来,拔掉陈艳萍嘴里的内裤,用大鸡巴对准小嘴插了进去,暗红的龟头穿过陈艳萍涂了口红的小嘴,拨开抵挡它的舌头,插进了嘴里,陈艳萍只能在鼻子里发出哼哼的声音。

  大牛和勾驴站在两边用鸡巴头拨弄陈艳萍已经硬硬的奶头,一边拨弄一边用鸡巴上下抽陈艳萍的奶子。黑黑的大鸡巴抽到白白的奶子上,强烈的反差对比,让拿着手机拍摄的歪子,激动不已,歪子拉着陈艳萍的双手,放到身体一侧,让陈艳萍用手帮他撸鸡巴。

  陈艳萍就感到屄里里鸡巴撑的屄很满,每次鸡巴抽出来都期盼鸡巴能再次大力的插入。随着狗子用三浅一深的插屄,陈艳萍含着雕毛鸡巴的嘴开始浪叫了,虽然只是“呜呜呜呜”的。

  “哈哈哈哈,这个老师被我们插的叫床了”小混混们开始一边玩陈艳萍一边羞辱她。

  “是啊,奶头也硬的像葡萄了,什么大学老师,被鸡巴一插,还不是骚货。”

  “这个大学老师是教插屄的吗,不但给我舔鸡巴,还用舌头搅,虽然比妓女的技术要差,但是比妓女要主动卖力多了。”雕毛把鸡巴拔出来,用鸡巴抽打,打得啪啪直响。

  陈艳萍听着小混混用这样粗俗的话羞辱自己,内心一阵反感。

  但是还没多想,狗子就改成九浅一深插她骚屄了,这些搞的陈艳萍屄水流的更多了,每当狗子浅插屄的时候,陈艳萍都不自觉的挺着屄去迎狗子的大鸡巴,想让狗子的大鸡巴插的深一点。

  狗子这是开始揉陈艳萍的屄毛和阴蒂了,“骚货,知道挺屄配合了啊,果然和雕毛说的一样,你他妈的就是大学里教插屄的”

  陈艳萍阴蒂被摸揉了几下后,就到了高潮,而且随着混混的不断的抽插,高潮还一波一波的,后面的一波比前面一波更爽。一波一波的高潮刺激让陈艳萍昏睡起来。

  第二天陈艳萍迷迷糊糊的醒来也不知道几点了,感觉到嘴边还有黏糊糊的液体,摸了一下才发现脸上都是混混们射的精液。陈艳萍突然感觉到鼻子被捏住了,手被抓着,手指被人拿着放进了嘴里,沾满精液的手指放在嘴里,“好吃吧,很有营养的。”歪子笑嘻嘻的说。

  陈艳萍回想起昨天被奸淫的场面,很想穿衣就走,但是脑海里闪过的大鸡巴插骚屄的快感,奶子被拨弄抽打,小嘴里含着鸡巴还不断用舌头搅,手在给男人撸着鸡巴的刺激场面,屄又流水了,也走不动了,“你们几个强奸我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就被抱起来了,然后就感觉到被放到一个男人身上,男人的鸡巴猛的插进了屁眼里,两手被分开,手里被放上了大鸡巴,流水的屄又被鸡巴插进去了,嘴唇上被抵上鸡巴,然后陈艳萍张开了嘴含住了鸡巴。

  从周五晚上到周日下午,除了吃饭休息,陈艳萍就是被玩弄,到了晚上,没有人拉她,而陈艳萍也被干服了,没有回宿舍,就睡在了混混中间。

  .................